唐骆

有时候 情热

想试试接吻了。

双方都喝了甜味的酒精饮料,舌头已经被气泡刺激得微微发麻。
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对方脸上,脸颊热得发烫。
舌尖扫过对方下唇,柔软,温热,是甜的,是不一样的甜。
甜的。
带着薄茧的手伸进衬衫下摆,在那人后腰摩挲,慢慢的。
指甲轻轻的划过,痒。
那人挺腰躲避,把自己送进你怀里。
眼帘半合。
舌面在上颚打转,头皮发麻。
一手插进那人头发,指尖按着头皮慢慢往下,力道轻柔,不厌其烦地重复,是安抚。
耐心地等到猎物麻痹了知觉,被不知不觉地放倒在了沙发上,贴着皮肤的换了另一种触感的柔软织物,并不能引起警惕。
你眯了眼睛。